真搞不懂你们这些豪门子弟放着清福不享

 就像现在,如果蒋青鸢脱离了蒋家,那么这个逐渐江河日下的家族将会被许多世家群起而攻之,俗话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到时候为了争抢蒋家,其余人的吃相肯定会很难看。
 
    到那个时候,谁吃的最难看,谁就是最先倒霉的那一个!
 
    蒋青鸢也不是傻子,或许别人可能理解不了中央的用意,但是她一定会明白,也会知道苏锐这样做存在了利用她的嫌疑。
 
    但还是那句话,女人都是感情用事的,哪怕苏锐本来就有这样的心思,但在她看来,苏锐并不是挑拨离间,仍旧是帮自己的成分居多。
 
    “不想了,吃饭时候想这些太影响食欲了。”苏锐给蒋青鸢夹了一筷子菜,道:“吃饱喝足,才能有力气做别的事情,身体是革命的本钱,民以食为天,这句话一点没错。”
 
    蒋青鸢看着桌上快空了大半的盘子,不禁露出苦笑来,在苏锐的身上,民以食为天,这句话还真是太贴合实际了。
 
    “那吃完饭之后,我就打电话让家里派人来接我了?”
 
    事实上,蒋青鸢并不想离开的那么早,可是夜长梦多,为了避免自己和家族之间的误会更一步的加深,同时避免有心人拿这件事情做文章,她也只能这么做。
 
    蒋青鸢已经清楚的发现,在和苏锐一起呆在西藏的几天时间里,绝对是她有生以来最放松最轻松的几天,在针叶林里,在热带雨林中,在一趟趟跋山涉水的过程中,她可以抛却一切烦恼,忘掉一切忧愁,那些算计通通和她无关,至于所谓的阴谋诡计,更是早就抛到了九霄云外!
 
    可惜,这样的日子就快结束了,蒋青鸢有点不舍得。
 
    看着对面正埋头吃菜的男人,蒋青鸢的心中犹如打翻了五味瓶,酸甜苦辣咸一起涌上来,真真儿是五味杂陈!
 
    他是自己家族的仇人,却是自己最欣赏的异性,没有之一。
 
    短短的几天相处,苏锐身上的各种闪光点已经在蒋青鸢的眼中轮着闪现了好几遍!
 
    “可以。”苏锐头也不抬的说道,这货似乎根本感受不到蒋青鸢的离愁别绪,眼中只有吃的。
 
    “我能像你这样神经粗一些就好了。”蒋青鸢尝了苏锐为自己夹的菜,味道尚可,也仅仅是尚可而已,真搞不明白,苏锐怎么就能吃的那么香!
 
    他的心里所装的事情恐怕得是自己的几倍吧,可是他仍然吃得香睡得甜,究竟是怎么做到的?
 
    “苏锐,其实你的身上有很多别人所不具备的闪光点。”蒋青鸢放下筷子,很认真的说道。
 
    “我知道,很多人都这样夸我。”苏锐笑眯眯的抬起头来:“我是不是很像钻石?闪闪发光?”
 
    蒋青鸢白了他一眼:“真是自恋的家伙。”
 
    或许连蒋大小姐自己都没有意识到,这个时候的她说起话来颇有一种娇嗔的语气在其中!
 
    如果让首都那些妄图摘花而不得的男人见到这个场景,恐怕把苏锐当场撕了吃掉的心都有了!
 
    蒋青鸢拿出手机,对着电话简单的说了几句,便挂断了。
 
    她把消息告诉了蒋老爷子的警卫员,以老爷子的性格,肯定会立即派人风风火火的赶来,老爷子最宝贝的小女儿在西藏受了伤,那还得了?
 
    不过从首都到拉萨再到墨脱,飞机转公路,起码也得两天以上。
 
    “我们还有不到两天的时间。”蒋青鸢看着苏锐,眸间全是复杂之色。
 
    “是的。”苏锐很大条的继续吃饭:“早点回到首都去享福吧,真搞不懂你们这些豪门子弟,放着清福不享,偏偏跑到西藏来受罪。”
 
    “我忽然想喝点酒。”蒋青鸢看着苏锐,道。
 
    “喝酒?这个不行。”
 
    苏锐干脆利落的拒绝了:“你身上有伤,我也一样,喝酒不利于恢复。”
 
    “那好吧。”蒋青鸢
    “你上来睡吧。”蒋青鸢拍了拍床。
 
    “让我上床睡,你就不怕我会对你那啥?”苏锐胳膊枕在脑后,看着穿着睡裙的蒋青鸢,笑眯眯的说道。
 
    这睡裙还是之前在快捷酒店门口的服装店买的,美人儿就是美人儿,这三十五块的廉价睡裙,穿在蒋青鸢的身上,倒穿出了三万五的感觉!
 
    很简单的白色睡裙,下摆垂到膝盖,上面的领口并不算低,但是由于蒋青鸢的某些部位发育的实在给力,因此倒也把领口撑起,露出了一道深深的雪白沟壑。
 
    尽管蒋青鸢在睡裙里面已经穿了内衣,但苏锐仍旧可以看出那真实的轮廓——这个家伙之前有使坏,在给蒋青鸢挑内衣的时候,故意挑的是超薄款,里面根本没有海绵垫子和钢圈的支撑,所以,此时蒋青鸢的弧度绝对是真实的,相当给力。
 
    看着苏锐望向自己的目光,蒋青鸢的脸庞微红:“我不怕,你不是正人君子么?这床那么宽,在中间摆上一条被子,我们彼此之间都不要越界,不行么?”
 
    蒋青鸢知道,在一路上,如果苏锐想要对他下手,有无数次机会,可他愣是没有这么做,甚至连吃豆腐都没有过,足以说明他的人品是值得信任的。
 
    很可惜的是,蒋大小姐虽然自认为很会看人,但是她却忘记了非常重要的一点——男人都是下半身动物。
 
    这句话可一点没错,一旦欲.望上来,他们会比女人更没有理智的!
 
    而且,苏锐的枪伤还没有痊愈,一路上还背着她走了那么远,如果这个时候蒋青鸢连床都不让他睡,是不是有些太说不过去了?
 
    “还是算了吧,我到时候把自己把持不住。”苏锐笑眯眯的在蒋青鸢凹凸有致的身材上扫了两眼,便赶忙挪开眼睛。
 
    他真的担心如果自己再看下去,会不会口干舌燥。
 
    而此时,苏锐不禁想起来今天蒋青鸢浴巾散开的情形,那画面太美,让人无法直视。
 
    “没关系,你上来吧。”蒋青鸢继续坚持,却发现苏锐已经倒头躺在地上。
 
    “我对我自己的自制力不自信。”苏锐闭眼,用床单盖住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