等人的智商和能力蒋家别说开拓进取就连守成都

 此时,苏锐和蒋青鸢正坐在一个非常有西藏当地特色的小餐馆里,他们两人选了一间带门帘的小隔间,点了几样特色的菜。
 
    不过,眼前的菜肴虽然丰美可口,但是蒋青鸢看起来并没有多少吃饭的**。
 
    “怎么回事?你不会是被陈波弄的吃不下去饭吧?”苏锐早就风卷残云的开动起来,一边吃一边说道:“看到活人喝尿你就吃不下饭,你这口味也太轻了。”
 
    得,蒋青鸢本来就心事重重,听到苏锐说出这样的话来,更没有什么食欲了。
 
    “并不是所有人都像你一样重口味。”
 
    蒋青鸢闻言,没好气的白了苏锐一眼,只是这一眼让苏锐感觉到有些意外。
 
    “怎么了,你这样看着我做什么?”蒋青鸢被苏锐盯着,不禁觉得有点不好意思。
 
    苏锐放下筷子,非常认真的直视着蒋青鸢的眼睛,仍旧一言不发。
 
    “你到底要干嘛?”蒋青鸢觉得苏锐的灼灼眼神让自己的脸颊有些发烫,知道再这样下去被盯着可不是办法,连忙错开了眼神。
 
    “我只是有点意外而已,原来你这样的女人也会害羞啊。”苏锐忽然收起灼灼的目光,眼神之中充满了戏谑!很显然,这个家伙刚才就是故意在逗蒋青鸢的!
 
    “你怎么那么无聊?”蒋青鸢的脸颊还在发热,可是忽然听到苏锐这样讲,顿时连搭理对方的**都没有了。
 
    “我意外的是,看起来女王范儿十足的你,一旦穿上普普通通的运动服,说话间带点儿娇嗔语气,倒也像是个平易近人的邻家女孩儿。”苏锐笑眯眯的说道。
 
    “邻家女孩?”三十来年的人生之中,蒋青鸢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这样形容自己,邻家女孩,她瞬间爱上了这四个字!
 
    不过,一贯善于破坏气氛的苏大帅哥又怎么可能放弃这种机会,就当蒋青鸢准备脱口而出说谢谢你的时候,苏锐及时的打断了她的话。
 
    “是我口误了,你这种年龄,怎么可能是邻家女孩呢?”苏锐摸了摸鼻子,望着蒋青鸢微红的漂亮脸庞,促狭的说道:“邻家大姐还差不多。”
 
    邻家大姐?这个词是用来形容自己的吗?
 
    在这一瞬间,蒋青鸢真的觉得自己快要精神分裂了!如果长久的和这个家伙呆在一起,百分之百的会得神经病!
 
    “不想理我了么?”
 
    苏锐看着低头看着桌面不再吭声的蒋青鸢,哈哈一笑:“我不就说了一句实话吗,你看你激动个什么劲?你们女人就是虚伪,根本听不得实话。”
 
    蒋青鸢再度无语,实话?哪个女人喜欢听实话?自己虽然已经三十来岁,但是保养的极好,看起来也不过是二十七八好不好!还说我虚伪,你哪只耳朵听到你说的是实话?
 
    蒋青鸢的心境确实可以,处变不惊绝对不是虚言,可是和苏锐呆在一起没几天,竟然被他撩拨的能在心里咆哮了。该说这是个可喜的转变,还是个不幸的转变呢?
 
    意识到了自己竟然在心中咆哮,蒋青鸢偶然警醒!原来,自己一直在被对面的男人牵着鼻子走,情绪也在很大程度上受到了他的影响!
 
    蒋大小姐捂着额头,她真的想不起来,事情是从什么时候变成今天这个样子的了。
 
    不过,被苏锐这么一闹一打趣,她刚才的沉重心情倒也马上舒缓了不少。
 
    “好了,我们不开玩笑了,要说点严肃性的话题。”
 
    苏锐一会儿玩笑一会儿严肃的,蒋大小姐真的觉得自己要神经错乱了。她那古井无波的心境,早就已经不再平静,像无数石块砸在水面,激起无数浪花!
 
    “什么严肃性的话题?”蒋青鸢抬起头,她试图努力抚平混乱的心境,但是却发现完全无法做到。一贯很有主见的她,真是要被苏锐牵着鼻子走了。
 
    “说点你刚才在想的事情。”苏锐笑眯眯的看着她:“是不是在担心欧阳冰原有可能认出你来?”
 
    看到苏锐一下就猜中了自己的心事,蒋青鸢不禁有那么点意外,她点了点头,看起来略微有点烦恼的说道:“确实是这样,如果他刚才已经认出我来,然后回到首都一宣扬,那我可真的是要众叛亲离了。”
 
    苏锐杀了蒋毅刚,把蒋家大院变成了一堆瓦砾,正常人都会认为,作为蒋家的代表人物之一,蒋青鸢一定会和苏锐势不两立,可是,她不仅没有势不两立,反而和苏锐如此亲近,如果消息传回去的话,那么蒋家人该如何看待她?首都的其他人又该如何看待她?
 
    “你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的。”
 
    苏锐点了点头:“但完全可以解释的通。”
 
    “怎么解释的通?”听到苏锐这样讲,蒋青鸢的眼中的沉重情绪散去了不少。
 
    “其实非常简单,现在就让蒋家派人来到西藏,然后接你回去,到那个时候,我躲的远点,尽量不让他们发现。等他们一看到你的脚部伤势,自然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。”
 
    “事情确实是这样,你一说起来就很简单,可是我真的会担心他们会乱想。”蒋青鸢的眸子间还是有着一丝担忧,她能够这样说,说明家族在她的心里还是有着十分重要的地位的。
 
    我们两个清清白白,什么都没做,问心无愧,别人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去。不过话说回来……”苏锐说到这儿,眼睛微微眯了眯,露出了一丝精芒:“如果你蒋家人都不相信你的解释,那么你还有什么必要在这个家族继续呆下去?你为他们付出了那么多,他们可曾为你考虑过什么?”
 
    听了这句话,蒋青鸢的眼睛里露出复杂的情绪。
 
    她号称是蒋家最有智慧的人,可是,男人有智慧就是英才,女人有智慧就是妖孽了。她站在幕后出谋划策,指挥自己的哥哥们,却被人认为是不合理法,不守规矩,甚至哥哥们表面听从,但暗地里没有一个服气的,如果不是蒋家老爷子硬给她撑腰,恐怕蒋青鸢早就坚持不下去了。
 
    自从上次被几位罗云路和李宗翰等大佬痛斥之后,蒋青鸢就决定多为自己考虑一些,她为家族付出了那么多,却不仅没有得到相应的回报,反而遭受更多的冷眼和讥讽,这并不是她愿意看到的事情。
 
    而苏锐的这几句话,无疑更加戳动了她的心事。
 
    “就是这样。”苏锐看着蒋青鸢犹犹豫豫的模样,忍不住的继续说道:“我这可不是在挑拨离间,而是站在朋友的立场对你说的话,我们相处了那么多天,已经算是有了比较深入的了解了。我知道你是个有责任心的女人,但是,你必须听我一句话。”
 
    “朋友的立场么?你要对我说什么话?”蒋青鸢不自觉的问道。
 
    “你的这种责任心,有些时候是大气,有些时候就变成了束缚,束缚的你喘不过气来。”苏锐淡淡说道:“他们若是连这种最基本的信任都不给你,你便干脆放手,谁离开谁活不下去?看看他们离了你之后会不会活的更好。”
 
    说到这儿,苏锐的目光之中露出一丝冷笑来。
 
    他虽然嘴上说着没有挑拨离间的意思,但是话语之中全部都是在朝这个方向而努力。真是个腹黑的家伙!
 
    不过,他说的也绝对都是事实,蒋青鸢在蒋家里太强势,蒋家的男人们又怎么可能会对她满意?
 
    苏锐点了点头,也不再劝说,毕竟蒋青鸢是个非常聪明的女人,只是有些时候太感情用事,其实该怎么说该怎么做,她全都明白,点到即止就行。
 
    不过,这一趟回去,首都又得风云变幻了。
 
    蒋青鸢若是离开蒋家,那么凭借蒋白鹿蒋紫龙等人的智商和能力,蒋家别说开拓进取,就连守成都做不到了。
 
    他们实在是太平庸,完全不是其他家族虎狼之辈的对手。
 
    蒋青鸢的出走将会是整个首都的蝴蝶效应,引起许多势力的重新洗牌!
 
    到那个时候,某些老家伙想要大刀阔斧的改革,恐怕就会方便许多了。
 
    想到这儿,苏锐的脑海之中不禁浮现出那个老人的身影,他虽然不曾与其近距离接触过,但从小不知道看了他多少的故事,他是很多人的偶像,却是苏锐的“父亲”。
 
    虽然苏锐没有承认这一点,但是许多事实都已经发生,并不是人的主观意愿所能否定的。
 
    “老家伙,你在利用我,我也不是在帮你,而是为了这个国家。”
 
    苏锐的目光之中露出无比的坚定之色,在心中自言自语:“我是战士,看到这个国家出现问题的时候,即便没有你的利用,我也会以我的方式来解决问题。”
 
    “抱歉,这次我利用你了。”
 
    苏锐很认真的看着蒋青鸢,在心中轻轻说道。http://piaotian.net
 
 第638章 中间放一条被子
 
    苏锐心里很清楚,这次他之所以来到西藏行走,一方面是为了散散心,另外一方面就是主动入局,撩拨那些暗中势力跳出来,他们只要不安分了,那么就相当于进入了官方的视野。
 
    君不见,这次中央纪委已经派出了好几个调查组,强势进驻几个大型城市和大型国企,审计署也派出十几个审计组,展开为期两个月的驻点审计,这为的是什么?
 
    答案已经呼之欲出。
 
    华夏中央终于不愿意见到这些世家逐渐做大,从而削弱了中央的影响力,他们要借着这个契机,开始动刀子了!
 
    而事实上,在苏锐看来,这个时候派出调查组和审计组有点为时过早,如果换做是他,一定会选择局势最混乱的时候再出手,发出雷霆一击,一举平定局势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