笑眯眯的问道很显然蒋青鸢的表情已经把她自己

 “你要是再这样说,我可就不是好人了。”
 
    苏锐不爽的翻过身去,他真的不能再看了,否则保不齐会做出什么禽兽的行为。
 
    做了是禽兽,如果不做,是不是就是禽兽不如了?
 
    “你是个好人。”蒋青鸢还在重复,她看着苏锐的样子,脸上绽放出一丝笑容来,而笑容之中还带着淡淡的歉意:“你是不是很难受?”
 
    “你以为呢?”
 
    苏锐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,他哪里是很难受,简直是非常难受好不好!
 
    “我也很难受。”蒋青鸢如实说道,在说这句话的时候,她还情不自禁的摩擦了一下双腿。
 
    “那你就去冲个冷水澡好了。”苏锐说道,他连脸都没有转一下。
 
    “做出这样的事情,我得说句抱歉。”蒋青鸢看着苏锐,犹豫了一分钟,才重新又开口:“如果你真的太难受,我可以帮你解决。”
 
    听了这句话,苏锐感觉到脑子都要猛地炸开了!
 
    他满眼期待的转过身来,问道:“真的还是假的?”
 
    “用手吧,你们男人不都是这样操作的吗?”蒋青鸢红着脸说道,珍藏了三十多年的最宝贵的东西,她还没有做好准备将其交出去。
 
    不过,能够让蒋家大小姐说出“用手”的话来,已经是殊为不易了!
 
    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她的心也在砰砰直跳!
 
    毕竟某些东西她从来不曾见到过!心中充满了好奇……以及渴望。
 
    而且,苏锐大裤衩还在撑着小帐篷,这一点并不能逃过蒋青鸢的眼睛。
 
    “还是别了。”
 
    苏锐看了看蒋青鸢,脸上带着淡淡的嫌弃:“你是个雏儿,估计技术不咋地,到时候别爽都没爽成,反而难受了。”
 
    蒋青鸢闻言,没有任何怒意,反而扑哧一声笑了出来。
 
    “苏锐,我没有看错你,你真的是个好人。”
 
    “这已经是你今天晚上重复的第三遍了。”
 
    苏锐刚想起身去冲个冷水澡,却发现蒋青鸢忽然从背后搂住了他的脖子,那两座山峰在他的后背上挤压变形。
 
    这个动作,可是像极了之前苏锐背着她行走的样子!蒋大小姐可是搂的驾轻就熟了!
 
    感受到了蒋青鸢的身体所释放出的热量,苏锐浑身一紧:“你要干什么?”
 
    “为了报答你这几天来对我的照顾,我必须要以某种方式来感谢一下。”
 
    蒋青鸢说罢,目光之中闪过了一抹坚定之色,咬了咬嘴唇,然后在苏锐的侧脸上印了一个吻。
 
    “为了表达我对你的感谢,这应该算是我的初吻吧。”蒋青鸢苦笑着说道:“一个保存了三十来年的初吻,听起来还真的挺可笑的。”
 
    只是蜻蜓点水的一吻而已,就让苏锐浑身的热量陡然上涨!
 
    他松开了蒋青鸢的手臂,一个翻身,便把这玲珑有致的身体压在了身下!http://piaotian.net
 
 第640章 鬼才知道!
 
    蒋青鸢的呼吸陡然急促了起来!
 
    在这一刹那,她的心中掠过了慌乱,也涌起了莫名的期待!
 
    “苏锐,你要干什么……”
 
    蒋青鸢话还没说完,就见到苏锐已经对着她的唇,狠狠的吻了下去!
 
    被撩拨的火焰,总是需要一个宣泄的出口!
 
    蒋青鸢根本不可能抵抗的了这种侵袭,她笨拙的张开嘴,迎合着苏锐!
 
    与此同时,后者的一只手已经覆盖上了那柔软的山峰!
 
    另外一只手也同样不老实,在蒋青鸢的身上的敏感地带到处游走!
 
    后者早已情动,可是,当苏锐伸手勾住她的贴身短裤,准备扯下来的时候,蒋青鸢的眼中却恢复了一丝清明。
 
    “苏锐,不要,我……我还没准备好,真的没准备好。”对于某种东西,越是珍藏的久,那么也就越是重视。蒋青鸢也同样如此,她虽然对苏锐献出了所谓的“感谢初吻”,但根本没有做好突破最后一步的准备!
 
    尽管身体之中已经是激情燃烧,但一旦苏锐即将面对最后一关的时候,她就不行了!
 
    “记住,下次不要再这样撩拨我。”
 
    苏锐并没有勉强蒋青鸢,他的手在她两条腿中间的关键部位狠狠地自下而上抓了一把,然后便起身走向卫生间。
 
    “我去冲个冷水澡。”在关门之前,苏锐说道。
 
    可是,他却完全没有看到,正是因为他的这一抓,蒋青鸢躺在床上,浑身连续颤抖了好几下!
 
    …………
 
    等从浴室出来之后,苏锐就躺倒在地,用床单盖住头,没跟蒋青鸢说一句话,直接呼呼大睡了起来。
 
    蒋青鸢轻轻的叹了一口气,也扶着墙小心翼翼的挪到了浴室中,准备开始清洗身体。
 
    当她看到大腿从根部到膝盖已经是一片湿-滑的时候,不禁无奈的苦笑了一下,脸红红的,好像发烧了一般。
 
    谁能想到,她人生之中的第一次高-潮,竟然就这样在苏锐一抓之下到来了。
 
    不过话说回来,这种感觉……还真的挺让人向往的。
 
    …………
 
    第二天一早,蒋青鸢悠悠醒转。却发现苏锐正坐在床边,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自己。
 
    蒋大小姐的眼中顿时掠过一阵惊慌,昨天晚上二人的亲密模样还历历在目呢!
 
    “你为什么这样看着我?”蒋青鸢拉过被子,胸前的沟壑给挡住。
 
    苏锐似笑非笑,眼睛里满是戏谑的神色:“昨天晚上的事情,你还记得吗?”
 
    哪壶不开提哪壶!
 
    蒋青鸢的脸庞之上登时腾起两朵红晕:“不记得了,我什么都不记得了。”
 
    鬼才知道她昨天晚上为什么会骑在苏锐的身上掐着他的脖子!
 
    鬼才知道他昨天晚上为什么要因为感谢苏锐而献上自己的初吻!
 
    鬼才知道在苏锐抓了自己一下之后,那一阵猛烈的颤抖为什么会发生!
 
    “你真的不记得了吗?”苏锐的眼中露出似是遗憾的神情。
 
    “我真的什么都不记得。”蒋青鸢连忙把眼神转移开来,一看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。
 
    “你高-潮了。”苏锐忽然说道。
 
    “什么?”蒋青鸢瞪大了眼睛,满脸的惊讶!
 
    她根本想不到苏锐为什么会这样说!
 
    貌似昨天自己身体颤抖的时候,他已经进了浴室冲澡吧!
 
    “你不要否认了。”苏锐看着蒋青鸢的眼睛,笑眯眯的问道,很显然,蒋青鸢的表情已经把她自己出卖了。
 
    “你别……别胡乱说。”被苏锐识破了小秘密,蒋青鸢的眼眸之间闪过了一丝慌乱,她真是觉得要丢死人了。
 
    “我可没有乱说。”
 
    苏锐无奈的指了指床单,上面有着白黄的硬硬褶皱。
 
    “铁证如山。”苏锐笑眯眯的说道。
硬块,又看了看蒋青鸢的背影:“早知道你那么不堪,我说不定就多抓几把了。”
 
    刚刚关上卫生间房门的蒋青鸢听到这话,脚下一滑,差点摔倒。
 
    真是的,到底是发生了什么,自己怎么可以和苏锐走到如此亲密的地步!
 
    …………
 
    接下来的整整一个白天,苏锐都当做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,对昨天晚上的事情只字不提。
 
    苏锐这样表现,蒋青鸢也放下心来,从紧张兮兮到逐渐放开自己。
 
    她到现在也说不清自己和苏锐究竟处于一种什么样的状态,经过几天的相处,两人的敌对气氛已经逐渐化解,取而代之的更是一种惺惺相惜般的战斗友谊。
 
    不过,这种战斗友谊从昨天晚上起就已经完全变了样子。
 
    蒋青鸢不知道双方接下来该怎么走,她也不想去考虑那么多,因为……蒋家已经传来了消息,接她的人明天就能来到墨脱。
 
    墨脱和拉萨之间的公路早就在前几年修通了,蒋家人只需要乘飞机到达拉萨,然后开车过来即可。
 
    即便是不太好的路况,几百公里的距离,也不过是六七个小时的事情。
 
    一想到这些,蒋青鸢的心情就怎么都放松不下来。
 
    苏锐似乎是看穿了这一点,仍旧背着她行走在墨脱的大街小巷,陪着她看街景,陪着她看蓝天。
 
    “貌似回去之后,这样的蓝天白云就很难再见到了呢。”蒋青鸢坐在路边的长椅上,仰头望着天上蓝白分明的帷幕,语气之中带着淡淡的惆怅。
 
    似乎,她并不想让这场旅程结束的如此之快。
 
    西藏好似天堂,行走在这片天空下,让人的心灵充满宁静,但是蒋青鸢却知道,一旦离开了这片净土,那么凡尘俗世间的纷扰就不得不去面对了。
 
    她不可能永远逃避下去,该面对的事情总是要去勇敢面对。
 
    “不是说好了明年的这个时间我们再来走一次墨脱吗?”苏锐大大方方的揽住蒋青鸢的肩膀,让她浑身一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