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锐不禁有些心猿意马姑娘你就真的不知道

 “你别这样。”蒋青鸢咬了咬嘴唇:“你一路上帮了我那么多,我不可能让你再睡地上。如果你非要打地铺的话,那么我就陪你好了。”
 
    说罢,蒋青鸢从床上下来,用没受伤的脚小心的挪到了苏锐的身边,然后躺下了!
 
    苏锐感到一阵淡淡的香气从鼻间钻入,胳膊也和蒋青鸢的胳膊紧紧的贴在了一起。
 
    尼玛,这种情况让人不得不心猿意马啊!
 
    苏锐不禁无奈的转过脸,侧着身子,和蒋青鸢对视。
 
    后者也是侧着身子,两人四目相对。
 
    接下来,苏锐的眼光便横移开去。
 
    由于侧身,导致蒋青鸢胸前的山峰受到了挤压,更有种呼之欲出的感觉!
 
    苏锐并没有再次移开目光,他的眼神似乎已经要深入那深深的沟壑之中。
 
    “你往哪儿看呢。”蒋青鸢忍不住的用手挡住胸口。
 
    “当然是看你这里了。”苏锐伸出手,隔空指着蒋青鸢的胸前:“你这样送上门来给我看,不看白不看啊。”
 
    “我不是送上来给你看的。”蒋青鸢伸手挡住,不甘示弱的回答道:“我是喊你上床睡觉。”
 
    “拜托,你用不着那么关心我吧?好像没这个必要啊。”
 
    “我认为有这个必要。”蒋青鸢的眼睛很坚定:“你要是不上床睡,我也陪你睡在地上!”
 
    “真是服了你了。”苏锐忽然凑近,眼睛距离蒋青鸢也只不过是十厘米之隔:“你就不怕我把你吃了?”
 
    “你不是那样的人。”蒋青鸢说道。
 
    感受着对方口中的气息打在自己的脸上,苏锐不禁有些心猿意马:“姑娘,你就真的不知道,你某一天会为你的自信付出代价的。”
 
    “那又怎样?”蒋青鸢笑答,她已经看出来,苏锐的气势弱了一成。
 
    苏锐说罢,便直
    感受着身边男人的气息,蒋青鸢不知道自己怎么了,有点睡不着了,心底始终有一种悸动。
 
    长夜漫漫,无心睡眠,她感觉到这房间里似乎充满了一种暧昧的气息。
 
    “我说,你是不是很紧张?”苏锐感受到了蒋青鸢那绝对称不上是平静的心情,淡淡一笑:“到底是雏儿,没经历过男人。”
 
    “你胡说什么呢?”蒋青鸢立刻反击。
 
    “我说错了吗?难道你不是雏儿?”苏锐哈哈大笑。
 
    蒋青鸢当然是,不过此时她忽然觉得,当着苏锐的面承认这个事情,好像有那么一点丢脸。
 
    “沉默就是默认了?”苏锐叹了一口气:“不过话说回来,这个世界上三十来岁的雏儿还真的比较少见,你也算是奇葩了。”
 
    “苏锐!”蒋青鸢阴沉着脸:“再这样说,信不信我掐死你?”
 
    这个混蛋,居然敢说自己是奇葩!
 
    难道保持处子之身不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吗?这个世界是怎么了?
 
    “我不信,你来掐死我好了。”
 
    苏锐说罢,直接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:“你快来啊,你要是掐不死我,你就是我孙女。”
 
    “你混蛋,你真的以为我不敢掐你吗。”
 
    蒋青鸢也不知道是不是脑子进水了,竟然直接就翻身坐到了苏锐的身上,伸出双手,掐住苏锐的脖子!
 
    “现在相不相信我能掐死你了?”此时的蒋青鸢竟有种小女儿心态,他掐着苏锐的脖子,脸上带着些许得意。
 
    “拜托,大小姐,要掐死人可不是这样的。”苏锐伸出一根手指指了指她的腰部以下:“更不能采取这种姿势。”
 
    蒋青鸢并没有经历过男女之间的那种事情,虽然本能的感觉到这种姿势有点暧昧,但却没有往其他方面去想。
 
    直到苏锐提醒,她似乎才感觉到,自己正和苏锐亲密接触在一起,似乎只是隔着两层布料而已!
 
    紧接着,她便感受到了苏锐那透过布料所传来的火热!
 
    “真的不怪我,这都是本能反应。”